• 讲述“海淀故事”之清河专场暨《京北畿甸—清河镇》新书发布会举行 2019-03-21
  • 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,不是人类劳动成果,正如“深山老林”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,不是人类劳动成果一样。懂吗? 2019-03-14
  • 叙利亚礼俗(礼仪漫谈) 2019-03-06
  • Chinas nationale Gesetzgebung schliet Jahrestagung ab 2019-03-06
  • 好管家 香菇五花肉烧黄鱼 2019-03-06
  • 打造差异化特色化网站 海外网全新改版 2019-03-05
  • 牵手中东,日照谱写“开放活市”新篇章 2019-02-22
  • 扎达土林——大自然的杰作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2-20
  • 我为家乡优化营商环境献良策 2019-02-20
  • 深入理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 2019-01-11
  • 中山八路总站 调整12公交线 2019-01-11
  • 图解:小心爆炸!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“黑名单” 2018-11-22
  • 【惊坛投稿】帮你上头条!来给“一语惊坛”投稿,下一个头条就是你! 2018-11-22
  • 阿呆,只看了你的标题,主贴没看,木有价值,可以肥田。[哈哈] 2018-11-21
  • 续写“八八战略”新篇章 2018-11-21
  • 您的位置:AB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谋断九州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颠倒 - - - - 加入书签 - - - - 我的书架
  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颠倒 [ 返回目录 ] 手机阅读

    请记住本章网址://www.abxsw.com/read/307901/56171734.html

    请记住本章网址://www.abxsw.la/read/307901/56171734.html

    请记住本章网址://www.k3zr.com/read/307901/56171734.html

   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(第一百六十三章 颠倒)的详细阅读内容

        (求订阅求月票)

        降世王带来的东西很全,桌、椅、酒、肉、杯、盘、碗、筷等等,挨样摆设,天城皇帝用来朝见群臣的大殿,很快就变成了热闹的酒肆。

        六王各占一桌,在宝座前一字排开,陪宴的将领多达百人,两人一桌,排成四行。

        趁着兵卒摆桌,众将尚未进殿,薛六甲走到宝座前,一屁股坐下,换了几个姿势,撇嘴道:“太硬,坐着不舒服,躺下也难受,什么玩意儿,还以为皇帝的宝座有多好这里镶的是金子吗?”

        薛六甲抠了几下,挺身道:“哈哈,让几位见笑。你们都来坐坐,至少以后有的吹嘘?!?br />
        另外五王笑而摇头,谁都不肯上去试坐。

        薛六甲也没想让出座位,直到开宴之前,一直坐在那里,挑三拣四,忽然想起什么,“我说怎么不对劲儿,旁边应该还有一位皇后才对??上壹依锬俏幻桓?,她也不配坐这里。那个宁暴儿,把太后叫来,陪我坐会儿?!?br />
        宁抱关眼中闪过明显的怒意,但是没有发作,“今日聚会,来者都是英雄好汉,弄个娘们儿过来做甚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娘们儿可不一般,丈夫是万物帝,儿子是小皇帝,朝廷逃得干干净净,就她一个人留下,也算是女中豪杰吧,要不然,你也不会娶她,对不对?哈哈,我对你可不薄,昨晚特意让我家那位去劝你家那位,让她忍着点,男子汉大丈夫,谁没有个三妻四妾?她给你生了一儿一女,再怎么着也是正妻,太后就就算是仙女下凡,也只能做妾,诸位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        诸王不言不语,宁抱关脸色已经是铁青,**地说:“祖王管得倒宽,连我家里的事也要插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自家兄弟,分什么彼此?你那个老婆脾气跟你一样暴,不提前说一声,以后会闹出人命来。行了,快去将太后请出来,大家等着看她一眼呢,宝座也需要她来陪衬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宁抱关快要发怒,徐础上前道:“祖王有所不知,太后是不能坐宝座的,必须是皇后才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就要个意思,又不是真封皇后。宁暴儿,怎么着,不愿意吗?你若是娶她做正妻,我当她是弟妹,自然要守点规矩,可她只是个妾,你有什么舍不得?”

        宁抱关连拳头都握紧了,“我娶她做妻,不做妾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你家里有老婆!”薛六甲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        酒席已经摆好,外面的将士们急不可奈地冲进来,化解了一场尴尬局面,薛六甲离开宝座,到自己的座位上,欢笑如常,好像根本没注意到宁抱关的脸色。

        薛六甲与宁抱关居中,两边是沈耽与徐础,再两边是马维与甘招。

        徐础有夺城之功,所以排在稍前一些,正好与宁抱关、甘招相邻。

        降世军没那么多规矩,薛六甲将自己的神棒放在桌上,胡言乱语一通,宣布开宴,话音刚落,秩序就乱了,将领们喝酒吃肉,互相敬酒、笑骂,轮流上前向自家主公敬酒,再向其它几王敬酒。

        没过多久,大殿里已是酒香弥漫,空坛扔得到处都是,几十名宦者被叫来撑场面,站在角落里暗暗摇头,甚至有人悄悄垂泪。

        薛六甲就是不肯放过宁抱关,喝到兴起,起身大声道:“今天不止是庆功,还有贺喜,贺宁暴儿迎娶美妾之喜!”

        众人哄然叫好,大声开宁王的玩笑。

        宁抱关再也忍耐不住,拍案而起,怒声道:“够了,老子娶的是妻,不是妾,今天谁再敢提起此事”

        众将对宁抱关素存惮意,见他发怒,立刻闭嘴,只有薛六甲不以为然,抬手按在宁抱关肩膀上,请他坐下,笑道:“兄弟之间开个玩笑,当什么真?反正是你的人,是妻是妾你说得算。来来,喝酒,你若是再不高兴,我将自己的老婆送你总可以了吧?你嫂子对你印象一直不错,跟你家里的那位也熟”

        薛六甲的妻弟也来参加宴席,远远地听到这些话,急忙跑过来,“姐夫祖王,你不能这样,我姐姐对你忠贞不二,可不能送人?!?br />
        众人大笑,宁抱关也有点不好意思,道:“老嫂如母,我可不敢要,认她做干娘还可以?!?br />
        薛六甲比宁抱关年长不了几岁,听到这句话笑得前仰后合,“那你岂不是要给我做儿子?”

        宴席越来越热闹,降世军诸将吃得开,渐渐地将其他将领也带动起来,诸王反成为陪衬。

        徐础喝了不少酒,接受吴军诸将敬酒之后,又去还敬,喝得头晕脑胀。

        将领多是粗人,喝多了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解带便溲,甚至不出大殿,薛六甲更不客气,对着一根柱子放水,醉醺醺地说:“我来个水漫金銮殿,再来个大水冲倒金銮殿,哈哈?!?br />
        徐础出殿,向宦者问清楚,绕大圈子去找茅厕,刚拐过弯,郭时风从后面追上来,观察前后无人,小声道:“这样不行啊,薛六人多,没法动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,再等一等,薛六甲带来的人虽多,但是人人嗜酒,等他们喝多之后”

        刘有终也追上来,听到徐础的后半截话,接道:“麻烦,晋王、梁王带来的人也都被灌醉了,降世军那些人谁也挡不住,我连脚步都是虚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郭时风也一样,被硬灌了几碗酒,勉强保持清醒而已。

        “从外面再叫人进来?!毙齑⌒睦锘顾忝靼?,可说出的话像是从远方传来,不由自主就要大喊大叫。

        刘有终毕竟是老江湖,比徐、郭两人酒力更好一些,抬手压了两下,提醒道:“小声?!?br />
        郭时风道:“外面的人也是降世军居多,没法悄悄唤人进来。唉,没想到薛六甲还有这样一招,在城门口别同意那样也不行,他若当场发作,更加麻烦?!?br />
        刘有终道:“我现在最担心一件事,薛六甲以为这场宴会上要杀宁抱关,宁抱关以为要杀薛六甲,咱们若不动手,他二就要动手,很可能会不可收拾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稍等,我再想办法?!毙齑”锏没?,还要去找茅厕。

        郭时风笑道:“吴王太拘谨了些,入乡随俗吧?!?br />
        郭时风走到丹墀下,对着石壁解手,刘有终也过去,“世事难料,此处宫殿再不是皇家居所,东都也不再是都城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徐础只好加入其中,明明难忍,却等了好一会才放出水来,郭时风与刘有终背对着他小声交谈,都觉得形势不妙。

        “在城门口,我就不该让晋王进城?!绷跤兄蘸蠡谀?,“宁王是此地主人,他应该多手准备吧?”

        徐础转过身,“我不清楚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会不清楚?”刘有终十分惊讶,“吴王昨晚不是城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今早才见到宁抱关,一直劝他不要娶太后?!?br />
        对面两人不约而同地皱眉,郭时风道:“宁王太着急了吧?至少等今天的事情成功之后,再生这种心事啊。何况太后哦,太后年纪倒也不大?!?br />
        刘有终眉头皱得更紧,“想不到宁王是这样的人,真是令人失望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也是对宁抱关这么说的,他承诺暂时不娶太后,对宫女改赏为放,任她们自择良人出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有些事情是没法头的,这样的名声传出去,宁抱关算是毁了。不必多说,今天这件事,宁王已不值得依赖,必须”

        几名降世军将领结伴,看到三人,摇摇晃晃地迎上来,“哈,你们躲到这里来了。酒还没喝够,怎么就走?来来,去再喝。吴王,我还还没敬过你呢?!?br />
        大殿里杯盘狼藉,秽物满地,宦者们也被叫来喝酒,其中几人假装酒力不胜,倒地不起,其他人使出全身解数,讨好这群新主人。

        徐础走到吴将中间,希望能找几个稍微清醒些的人做帮手,可吴将人数少,早被灌得东倒西歪,能说话的没剩下几个,就连孟僧伦也变得语无伦次,见到吴王只会傻笑。

        倒也不怪这些吴将,徐础的任务是联络诸王,安排甲士是其他三王的事情,他事先没通知任何自己的部下,孟僧伦等人自然放得开,要一醉方休。

        徐础往外走,突然被人一把拉住,吴将王颠一脸酒气,冲他喊道:“昌顺之对执政忠心耿耿,他若不死”

        “王将军喝多了?!毙齑⌒∩?,将王颠推开。

        王颠倒下呼呼大睡。

        放眼看去,无论是清醒,还是沉醉,降世军将领比任何一王的部下都占居至少两倍的优势,令任何一王都不敢轻易动手。

        刘有终、郭时风站到沈耽、马维身后,一边假意与将士们拼酒,一边寻找机会,向主公小声耳语。

        薛六甲正在“酒巡”众将,宁抱关与甘招隔着一张椅子谈得兴起。

        徐础一阵头晕,站立不稳,险些摔倒,被路过的薛六甲伸手扶住。

        “吴王去哪了?刚才一直在找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出去一趟?!毙齑『?。

        “啊,你真是年轻啊,今年多大?”

        “二十?!毙齑⌒楸剿?,倒也没有太夸张,过年之后他就十九岁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有个女儿,今年十六,与你正般配,吴王,咱们结门亲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承蒙厚爱,可我已有妻室?!?br />
        薛六甲根本没听吴王说什么,拽着他往座位处走,猛夸自己女儿武艺有多高强、脾气有多直爽,就是不提容貌如何。

        徐础笑着拒绝,抬头看一眼刘有终、郭时风,这两人都对他点下头。

        见到徐础来,宁抱关与甘招停止交谈,让出中间的椅子。

        徐础坐下,头晕得更严重,心里却还清醒:待会酒宴结束,沈耽与马维不知要杀谁。

        薛六甲与宁抱关,只能杀一个,留另一个安抚降世军将士,事情到了这一步,杀降世王越来越难。

        可宁抱关真的由枭雄变成了情种?徐础还是不太相信。

        目标编号028 -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3d开奖结果走势图连线 www.k3zr.com((您现在阅读的(章节是(第一百六十三章 颠倒)AB小说手机版 m.www.k3zr.com
        AB小说网转载作品谋断九州,支持手机在线阅读,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,,小说谋断九州最新章节,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  • 讲述“海淀故事”之清河专场暨《京北畿甸—清河镇》新书发布会举行 2019-03-21
  • 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,不是人类劳动成果,正如“深山老林”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,不是人类劳动成果一样。懂吗? 2019-03-14
  • 叙利亚礼俗(礼仪漫谈) 2019-03-06
  • Chinas nationale Gesetzgebung schliet Jahrestagung ab 2019-03-06
  • 好管家 香菇五花肉烧黄鱼 2019-03-06
  • 打造差异化特色化网站 海外网全新改版 2019-03-05
  • 牵手中东,日照谱写“开放活市”新篇章 2019-02-22
  • 扎达土林——大自然的杰作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2-20
  • 我为家乡优化营商环境献良策 2019-02-20
  • 深入理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 2019-01-11
  • 中山八路总站 调整12公交线 2019-01-11
  • 图解:小心爆炸!夏天不宜放车内的物品“黑名单” 2018-11-22
  • 【惊坛投稿】帮你上头条!来给“一语惊坛”投稿,下一个头条就是你! 2018-11-22
  • 阿呆,只看了你的标题,主贴没看,木有价值,可以肥田。[哈哈] 2018-11-21
  • 续写“八八战略”新篇章 2018-11-21